2019浙江高考语文试题难易点评:结构稳定,难度略降

来源:浙江教育考试院 发布时间:2019-06-09 11:46:34 整理:一品高考网
2019浙江高考语文试题难易点评

1,2019年高考浙江省语文试题评析


浙江省杭州学军中学 正高级教师 特级教师  童洪星
  浙江省台州中学 特级教师 毕本弓
语文
  2019年高考浙江语文卷是一份信度和效度俱佳、有较好区分度和适当难度的好试卷,得到了广大师生和社会的普遍认同。我们认为,本试卷指向核心素养,有效地考查了学生的必备知识和关键能力。具体说来有如下几个特点:
  一、结构稳定,难度略降
  整份试卷基本沿袭了2018年浙江卷的结构,唯一的变化是实用类文本阅读由四个材料变成了三个材料,去掉了一个图表阅读材料(第6题考图文转换)。这应该说是近几年来试卷最为稳定的一年。
  从难度看,较去年略有降低。语言文字运用的前四题答案指向都较为明确。文学类文本阅读四道题均与常规教学紧密联系,主要考查学生的知识迁移,大多数学生会有一种“熟悉感”。文言文阅读的文本有一定的难度,但几道题目都比较平和。另外实用类文本阅读去掉了一个图表材料,减轻了学生的阅读量,客观上也降低了试卷的难度。
  二、贴近教材,重视能力
  今年的试卷中很多题目都能够从教材中找到援引。如第12题“分析本文叙述上的特征”,考查了人教版《外国小说欣赏》中有关“叙述”话题的相关知识,同时也涉及苏教版必修二“和平的祈祷”专题的写作知识“恰当选用叙述的角度”。再如第11题对“我的形象”的概括、第19题对“过”和“朱门”的解说、第21题对“夫子之道”和“我无能”的理解,均能让考生自然地联想到教材,有效地考查了考生的相关知识及迁移能力。
  三、立德树人,关注人生
  从选材看,整份试卷生活气息浓,时代感强。第2、3题的《国家宝藏》就是央视热播的文化类综艺节目,实用类文本阅读的“苗绣”2018年亮相伦敦时装周的T台,很多学生都非常熟悉,能让他们感悟到传统文化的深厚与自豪,增强文化自信,较好地体现了立德树人的命意。
  尤其是今年的作文题,命题者要考生讨论的其实是“我们到底应该为自己活还是为他人活”的问题。这个问题看起来简单,实则有较好的区分度,或者说命题者在这里给考生设置了一个小小的“陷阱”。“假如你是创造生活的‘作家’,你的生活就成了一部‘作品’,那么你将如何对待你的‘读者’?”这是一个比喻的说法。如果考生仅仅纠缠于“作家”“作品”“读者”三者的关系,不知其比喻意义,就容易偏题甚至跑题。这个作文题贴近学生生活,值得学生思考,能让学生反思自我,思考自我与他人、自我与社会、自我与时代的关系,思考如何于家国社会中找寻自我,很好地考查了考生思维的辩证性、深刻性和丰富性。
  四、瞄准新课程,体现新理念
  第6题要求学生从图表中读出“红色议事厅”的工作职能和工作机制,指向真实的语文学习任务,体现了新课程跨媒介阅读的思想。文学类文本阅读材料节选自萧红的长篇小说《呼兰河传》的第七章,这种取材方法符合新课程倡导整本书阅读的理念,为新课程整本书阅读作了一个很好的导引,同时也有效地规避了猜题。实用类文本阅读延续了去年非连续性文本阅读的命题方式,进一步强化了新课程中群文阅读的概念。

2,2019年浙江高考语文命题思路


(语文学科组)

2019年是“新高考”改革第三年,也是普通高中《课程标准》(2017版)颁布第二年。今年浙江省高考语文试题命制的总体思路为“求稳不保守”“求新不刻意”,“求稳”指传承浙江卷多年来传统,命制风格上保持基本一致,让学生“不感到意外”;“求新”指在方向、内涵上体现新课标理念、新考改精神,强调在“真实情境”“典型任务”中考查学生语文核心素养,进一步加强高考的选拔功能和教学引导作用,突出高考的公平性和科学性。

一、突出“立德树人”,强调语文育人功能

充分发挥语文学科在高考科目体系中“以文化人、以文育人”的特有功能,坚持以“立德树人”基本导向,推动“立德树人”教育任务的实现。

所选语料格调积极,富有教育意义。比如语言文字运用第2、3题“国家宝藏”,落脚“文化自信”;第4题警示人们要远离毒品;实用类文本阅读“苗绣”,介绍中华大家庭中一种美好的艺术形态;文学类文本阅读《呼兰河传》(节选),从孩子的眼光来看世界,温暖,美好,又生机勃勃;古文阅读《<宗子相集>序》,主人公宗臣“宁瑕无碔”的品格追求,值得学习;古诗鉴赏《早秋过龙武李将军书斋》,塑造了一位有文人雅兴又不失勇武本色的将军形象;传统文化经典(《论语》)题呈现“仁者”心怀天下之“忧”。

题目表述注重激励,追求正向引导。如语用题第6题,要求考生从“为老百姓办实事”角度评价“红色议事厅”;写作题“假如你是创造生活的‘作家’”,其中“创造生活”用语,对正处于成长关键节点的青年来说,饱含鼓励和期待,能激发考生“我的生活我创造”的自豪感。

二、创设“真实情境”,体现“实践性”要求

重视在考生个体体验、社会生活、学科认知等具体情境中,考查学生在社会实践中的“实战”能力。

所谓创设“真实情境”,就是让考题努力接近人们日常的语文学习内容、方式。比如阅读题,实用类文本阅读为考生提供三则与“苗绣”有关出处不同的材料,符合人们通过阅读了解实用性新知识的阅读常态。文学类文本阅读从长篇小说《呼兰河传》节选,在保证文本的文学品味、暗合新课标提倡的“整本书阅读”理念之外,也接近人们阅读文学作品时“读经典”的普遍要求。古文《<宗子相集>序》语料看似有难度,但题目设置贴近课内知识,切合“读懂浅易文言文”的高中生古文阅读的“真实”水平。

注重在语言运用语境中考查学生能力。比如,第1-4题,继续在具体语境中考查字音字形、词语辨析、标点使用、语病等,内容涉及“历史文化名城”“超级真菌”“芬太尼类物质”等当下热门话题,富有生活真实感;第5题,要求学生根据上下文逻辑进行“填空”;第6题,要求学生看懂“流程图”,隐含“跨媒介阅读与交流”学习任务群要求之外,也正是这个“读图时代”真实情境的体现。

三、注重“典型任务”,凸显“综合性”特点

在现实生活中,解决问题的方法总是多种多样,“真实情境”题目的解答也不应过于受限,也更符合语文学科特点。

答案尽量“开放”多样,即在保证设题科学性的同时,避免那种问题层层设限而答案指向单一的情况,把较充分的思考空间、个性展示机会留给学生。比如第10题,要求考生“简析语言特点”,之所以考“语言特点”,一是因为它包括修辞、用语、句式、语气、风格等诸多内容,学生可以多角度回答问题;二是因为“语言特点”更贴近文学作品本质,更能考查学生的审美能力,且学生又难以用“答题套路”应对。还有第12题“叙事特点”、第20题“如何塑造李将军的独特形象”等,都呈现“开放”多样却不简单的特点。

解题需要“综合”能力。毫无疑问,只需某种单一能力就能回答的试题已越来越少,需要考生综合运用多种能力解答的题目渐成趋势。不言而喻,今年的作文题最能体现这种综合能力特点。“假如你是创造生活的‘作家’,你的生活就成了一部‘作品’,那么你将如何对待你的‘读者’?”直接提问“你怎么对待?”固然是应试收紧话头的需要,但与以往相对模糊的“对此你怎么看”相比,它连用四个“你”,直指每一个“我”的意味更为强烈。而“我”的各不相同,为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留出了足够大的个性发挥余地、综合能力展示空间。学生在理解、写作中,除了联想、想象能力,对生活的理解、规划能力,质疑、创新的能力外,可能还需要热情的投入、正确价值观的加持:考生要细读材料,摸准问题的背景,即“我”在成长过程中如何积极处理与他人关系的社会现实问题;然后是“我的生活我创造”,点燃展望“新生活”的激情;学生进而可以畅想“如何对待”,或尊重“读者”(他人),或与“读者”(他人)对话、交流,或不为“读者”(他人)影响或左右,或既尊重“读者”(他人),又不为“读者”(他人)影响或左右,或引领“读者”(他人)等。不仅可以写“怎么对待”,更可以深入地写“为什么要这么对待”“有没有其他的对待方式”等。

总之,2019年浙江省语文高考命题思路清晰、一致:求稳求新,体现新课标理念、新考改精神,在真实情境、典型任务中考查学生语文核心素养。

Copyright © 2006 - 2018 www.ccdbeb.com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品高考网版权所有

扑克三公怎么玩详细介绍